玛雅历与西历之间的换算[CN]

玛雅时间观

随着使用进位制的长纪历(一般认为是由其他中美洲文化衍生而来)之发展,玛雅人有了能以线性关系纪录不同事件的绝佳系统。理论上,这个系统可以很轻易地表示任何所需的时间长度,只需增加代表更高位的数字即可,而借此产生无止境增加的天数乘积,使序列中每一天都能占有一个独特的长计历数字。实际上,绝大多数的玛雅长纪历碑文中只局限以系统中的后五项系数表示(使用b’ak’tun单位来计算),用来表示历史或现代日期早已绰绰有余(周期大约5126个太阳年,始于西元前3114年8月11日或前3113年9月6日儒略历[7])。即便如此,目前残存的若干碑文样本揭示抑或暗示有更长的序列存在。此表示玛雅人相当暸解线性(过去、现在、未来)的时间观念。   

然而,与其它中美洲社会相同,各种历法周期的重复、可观察的自然现象周期、以及他们神话传统中一再重复死与新生的意象,皆对玛雅人社会产生了重大且普遍的影响。这种重视时间“循环性本质”的观点是非常特出的,且许多祭典是与许多不同周期的结束与重新开始有关。

当特定的历法配置再度重复时,也会产生相关的“超自然”影响。特定的历法配置对他们而言都有一个独特的“角色”,会影响该配置日期中所发生的事件。因为发生在未来日期中的事件会被前一循环所对应的日期影响,所以可借此预兆做出占卜祭典以及重大事件的时间会选择订定在良辰吉日中,而避免订在凶日。[8]

重大的历法周期之结束(像是k’atun周期等特定时间的结束),常会标记在特定的纪念碑(大多数是石碑)上作为纪念,并附有贡奉的祭典

在玛雅的创世神话中也提到了循环性的观点,指出除了人类现今所居住的世界之前还存在着其他的世界(视不同的传统而定,有一至五个),由神明塑造成不同的形式,但一个接着一个毁灭了。现今的世界也是个脆弱的存在,需要靠祈祷及定期提供牲礼来维持万物的平衡。而在其他的中美洲社会中也发现了类似观点。

长纪历

Tres Zapotes的石碑C背面
这是使用长纪历系统中最久远的古物之一,上面表示7.16.6.16.18(儒略历西元前32年9月3日)。在日期周围的字符被认为是少数现存后奥尔梅克文字(Epi-Olmec script)的样本之一

 

历法周期只能区别260天和365天的最小公倍数18,980天(365×52=260×73=18980)以内的日期,约小于52个太阳年。有些人于一生中会重复一次这个周期。因此,若是要准确纪录他们的历史,则必需使用另一种更为精炼的计日方法。

长纪历(Long Count)使用数列表示,大致上是以20为基数,是为了能单独计算所有天数而建立的。在玛雅语中日数的单位称为金(k’in),而20金称为乌纳(winal或uinal),18乌纳为一盾(tun),20盾称为卡盾(k’atun),20卡盾为一伯克盾(b’ak’tun)(而再更高位,但极少被使用的四个单位依序为皮克盾(Pictun)、卡拉盾(Calabtun)、金奇盾(Kinchiltun)及阿托盾(Alautun))。

玛雅历有一定的周期,如下表:

天数 长纪历周期 长纪历单位 伯克盾数
1天 1 ()Kin
20天 20(金)Kin 1 (乌纳)Uinal
360天 18 (乌纳)Uinal 1()Tun 接近1年
7200天 20(盾)Tun 1(卡盾)Ka’tun 接近19.7年
144000天 20(卡盾)Ka’tun 1(伯克盾)Bak’tun 接近394.3年 1个伯克盾
2880000天 20(伯克盾)Bak’tun 1(皮克盾)Pictun 接近7885年 20个伯克盾
57600000天 20 (皮克盾)Pictun 1 (卡拉盾)Kalabtun 接近157700年 400个伯克盾
1152000000天 20 (卡拉盾)Kalabtun 1(金奇盾)K’inchiltun 接近3154004年 8000个伯克盾
23040000000天 20(金奇盾)K’inchiltun 1(阿托盾)Alautun 接近63080082年 160000个伯克盾

长纪历由13.0.0.0.0开始算起,伯克盾的顺序是13、1、2、…、12。由于这个顺序,许多人由0.0.0.0.0开始计算长纪历,而非13.0.0.0.0,即使在玛雅人表示纪元的字符中字面意义为“13个伯克盾的结束”。

玛雅历与西历之间的换算

各种玛雅创世日期的
儒略日换算标准

(Thompson 1971)
名称 换算标准
Willson 438906
Smiley 482699
Makemson 489138
Spinden 489384
Teeple 492662
Dinsmoor 497879
-4CR 508363
-2CR 546323
Stock 556408
Goodman 584280
Martinez-Hernandez 584281
GMT 584283
Lounsbury 584285
Pogo 588626
+2CR 622243
Kreichgauer 626927
+4CR 660203
Hochleitner 674265
Schultz 677723
Ramos 679108
Valliant 679183
Weitzel 774078

一个历法中必须至少要有某一个日期能够准确对映于另一历法中相对的同一天,才能在两个不同的历法之间做日期的换算。一般公认的公历儒略历与玛雅历之间换算的表达方式,是从儒略周期(Julian Period)的开始算起至玛雅的创世日期13.0.0.0.0 4 Ajaw 8 Kumk’u之所经天数。

最广为接受的换算是“Goodman, Martinez-Hernandez, Thompson”换算(俗称为“GMT”),另有一种所谓的“原版GMT换算”事实上与一个称为Lounsbury换算是同一种换算方式,会引起多数人的混淆。GMT换算是将玛雅的创世日期13.0.0.0.0定于儒略历的西元前3114年9月6日或公历的西元前3114年8月11日,或者是584283儒略日(Julian day number,简写为JDN,由儒略周期的起点开始计算之所经过的天数),这个转换方式符合了天文学、民族志学、碳定年、以及历史的证据。然而在不同的时期还有许多其他换算方式被提出,下列的换算方式几乎纯粹是基于历史考量,除了Floyd Lounsbury所提出的换算方式之外,其只比GMT换算多了两天,现仍为少数的玛雅学家所使用。

今天,西元2012年12月19日星期三,在长纪历中的表示法为:12.19.19.17.18 。

许多关于玛雅的书以及大多数能做玛雅历互换的软件皆使用前公历(proleptic Gregorian)。在此系统中,儒略历日期被校正为公历日期,而不使用在公历出现之前所使用的儒略历。此为长纪历0.0.0.0.0被转换为西元前3114年8月11日的原因。

使用以前公历为基础的软件可能会导致下列问题:

  1. 历史研究:举例来说,G.M.T.换算是以犹加敦的迪亚哥·德·兰达(Diego de Landa)主教以及墨西哥的伯纳狄诺·迪萨哈冈(Bernardino de Sahagun)主教之活动日期为依据,如果有人试着使用以前公历为基础的程式来取得正确的换算,此将不可行,因为德·兰达与迪萨哈冈所使用的是儒略历。
  2. 天文研究:举例来说,在研究古代石碑或刻本上的资料时,有人会将长纪历转换成年、月、日。接着将这些日期输入天文学程式中,但程式所使用的是标准的儒略历/公历,如此会造成重大的错误。

既然大多数研究人员会购买电脑软件来做玛雅历的换算,显然这并非无关紧要的问题,了解自己使用的程式为哪一套系统是必需的。

图中详示西元2世纪La Mojarra石碑1中的三列字符。其中最左边的一列表示了长纪历日期中的8.5.16.9.9,或者是西元156年。[21]而右边两列的字符是后奥尔梅克文字(Epi-Olmec script)

计算长纪历的日期

长纪历的日期数列是以最高的时间单位(伯克盾)开始表示起,接着才列出较小的时间单位,一直到日数(金),然后才是历法循环的日期。

一个历法循环之中的典型日期为9.12.2.0.16 5 Kib’ 14 Yaxk’in,我们可以经由下列的运算来验证该日期是否正确。

或许找出自从13.0.0.0.0 4 Ajaw 8 Kumk’u的所经天数会容易许多,并借此表示5 Kib’ 14 Yaxk’in该日期是如何推导出来的。

9 × 144000 = 1296000
12 × 7200 = 86400
2 × 360 = 720
0 × 20 = 0
16 × 1 = 16
总天数 = 1383136 金

计算卓尔金历的日期部份

卓尔金历是从4 Ajaw开始算起。如要计算卓尔金历日期的数字部份,我们必须将所求日期之所经天数加上4, 然后将总天数除以13。

{(4 + 1383136) \over 13 }= 106395 {5 \over 13}

这表示有整整106395个13天周期,而卓尔金历日期的数字部份为5。

因为一共有20个日名,所以我们必须将长纪历经过的总天数除以20,才能计算当天的日期。

{1383136 \over 20 }= 69156 {16 \over 20}

这表示从Ajaw开始,往后算16个日名,我们可以得到K’ib’。因此卓尔金历的日期为5 K’ib’。

计算哈布历的日期部分

哈布历日期的8 Kumk’u表示第18个月的第9日,既然每个月有20天,则距离Kumk’u的结束还剩下11天。而哈布历中的第19个月、也是最后一个月只有5天。因此,距离哈布年的结束还有16天。

如果将总天数减掉16天,我们将得以计算共有多少个完整的哈布历年:

1383136 - 16 = 1383120

接着将其所得除以365,我们得到:

{1383120 \over 365}= 3789 {135 \over 365}

因此,一共经过了整整3789个哈布历周期,再加135天到一个新的哈布历周期。

接着再找出这一天出现在哪一个月。将135天除以20,我们得到整整六个月,还有余下的15天。所以该日期在哈布历中出现在第七个月,也就是Yaxk’in。Yaxk’in中第十五天的日数为14,因此该日在哈布历中的日期为14 Yaxk’in。

因此可以确定,长纪历中的日期为:9.12.2.0.16 5 K’ib’ 14 Yax’kin。

西元2012年

据推测,玛雅历第13伯克盾的结束对于玛雅人有极为重大的意义,但根据他们的信仰并不表示是世界末日,反而是重生的时刻。《波波尔·乌》一书汇整了殖民地时期高地中的基切玛雅人(Quiché Maya)所流传创世神话其中的细节,根据书中的内容提到我们居住在第四个世界。[22] 波波尔·乌中叙述了神明在前三个创世的失败,以及成功创造人类所生存的的第四个世界。玛雅人认为第四个世界会在灾祸之中结束,而第五个、也是最终的一个世界将被创造,同时也象征了人类的终结。

上一次的创世在长期积日制历法中的13.0.0.0.0结束,而另一次的13.0.0.0.0将会发生在2012年12月21日。这个日期在许多关于新世纪的文章与书籍中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到底代表了这本次创世的结束还是其他截然不同的事物。然而,玛雅人将长纪历简写为只取后五个二十进制位数。而前面无穷多个更大的位数则通常不表示。当更大的单位被显示时(在科巴的一座纪念碑尤其著名),最后一次创世的结束则被表示为 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13.0.0.0.0,显然其中所有更大的单位都以13表示。在这个时代中,我们顶多接近 0.0.0.0.0.0.0.0.0.0.0.0.0.0.0.0.0.0.0.0.13.0.0.0.0,且其他更大的位数皆远小于代表最后一个创世结束的13。[23]

这在帕伦克(Palenque)遗址中证实了,玛雅学家在此遗址不仅找到延续至西历4772年的长纪历,同时也找到帕伦克人民会在这一年庆祝已故国王巴加尔二世的事迹记录,显然古典时期的玛雅人并不认为这个时代会在2012年结束。[24]2012年12月21日被认为是长纪历长达5126或第13个伯克盾周期的结束。[25]在这之后还接着第14到第20个伯克盾(b’ak’tun)。

http://zh.wikipedia.org/zh-cn/%E7%91%AA%E9%9B%85%E6%9B%86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History, geography, and biography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