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部长答复议员人口政策问题 [CN]

劳动人力不足引进外劳才造成非居民人数上升

政府既然多次说要限制外国人数,那么为何去年在新加坡的非居民和永久居民人数仍比前年多?

非选区议员罗文丽以书面询问的方式提出以上问题,并指出新加坡去年6月有8万零400名非居民和永久居民人数,这比2010年的5万9100人还多。

主管人口政策的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解释,永久居民的人数其实下降了,但非居民的人数却上涨,这主要是因为前年6月至去年6月期间,新加坡的经济强劲复苏,本地劳动队伍不足,所以需要引进外籍工人。

新加坡去年6月的总人口是518万人,比2010年6月多了2.1%。

在这期间,新加坡的永久居民人口缩小了9000人。

张志贤在回答中写道:“我们自2009年末就开始显著减缓新永久居民的人数。我们在2010年批准2万9265人成为永久居民,这比2009年的5万9460人和2008年的7万9167人少。我们会继续控制移民流入的速度,以确保我们引进的移民,都属于良好素质并能很好地融入新加坡社会。”

不过,主要持就业准证和工作准证的非居民人口,却在前年6月至去年6月期间增加了6.9%。

张志贤表示,新加坡经济在2010年强劲复苏,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14.5%,创造了许多就业机会,但居民劳动队伍(包括永久居民)却不足以满足劳动需求,只能应付半数新增职位空缺。

张志贤表示,政府已陆续强化措施,以确保劳动队伍的核心继续是新加坡人,同时确保来新工作的外国人,必须掌握对新加坡有价值的技能。

他也说:“不过,如果劳动市场过于拘谨,公司可能会倒闭,或决定不在新加坡投资。这是为什么政府也得帮助公司,尤其是中小型企业,提升生产力以减少他们对外籍工人的依赖。”

每年约有千人放弃国籍

每年约1000人放弃新加坡国籍;另一方面,过去5年有60名履行了国民服役义务的第二代永久居民,要求成为新加坡公民的申请不被批准。

主管人口政策的副总理兼国家安全统筹部长及内政部长张志贤昨天回答两名工人党议员的两道书面询问时,透露以上数据。

议员毕丹星(阿裕尼集选区)想知道,从2000年到2010年的十年期间里,多少新加坡公民放弃新加坡国籍,政府又是否已制定出可针对国人决定移民原因的策略。

张志贤回答,从2000年至2010年,每年平均约1000人放弃新加坡国籍。

“国人选择移民的原因不同。有人说他们喜欢不同的居住环境,其他人则是因为跟外国人结婚或要跟海外的家庭成员团聚而移民。”

他表示,政府的应对策略向来是确保新加坡继续是所有新加坡人最美好的家园。政府也会继续努力强化国民之间的联系和国民与国家的联系,包括继续接触在海外工作或念书的新加坡人。

阿裕尼集选区另一议员林瑞莲想知道,过去五年履行国民服役义务后申请公民权的永久居民当中,多少人的申请不被批准?他们的申请不被批准的主要原因又是什么?

张志贤回答,从2006年至2010年,约3000名第二代永久居民在履行了国民服役义务之后提出成为公民的申请。他们当中,60人或约2%的申请不获批准。

“这是因为申请者的记录不良,或因申请者的个人条件不达到成为公民的标准。”

与此同时在这5年期间,有3200名第二代永久居民在国民服役之前成为新加坡公民。

公共援助金受惠者每年少于3%脱离计划

公共援助金计划是一项为没有工作能力者提供的长期援助计划,每年只有少于3%的受惠者,因经济独立或孩子长大成人而脱离计划。

社会发展、青年及体育部代部长陈振声在回答议员花蒂玛医生(马林百列集选区)询问时说,多数公共援助金计划的受惠者是年长者和残疾者,目前有3000个受惠家庭,这个数字在过去四年保持稳定。

每年加入计划的新受惠家庭数目,在过去几年略为增加,脱离计划的家庭数目每年平均有354个。在2010年脱离计划的受惠者中,有约四成去世,另有四成因生活无法自理,而被转入全额津贴的疗养院。

由于多数公共援助金计划的受惠者没有工作能力,因此只有极少数受惠者因经济独立而脱离计划。其中少过2%的受惠者因获得固定收入如公积金,而脱离计划,有1%的受惠者因子女长大成人,能够养家而脱离计划。

陈振声说,除了公共援助金计划,社青体部还为有其他需要的居民提供其他援助计划,如社区关怀计划可为居民在失业或生病时提供三至24个月的短期援助。

他也呼吁议员,若发现居民无法在现有多个援助计划下获得帮助,请及时向社青体部反映,以便政府检讨援助计划的申请条件。

中央高速公路上层加建公路做法不可行

政府在决定建造南北高速公路之前,曾考虑是否在中央高速公路的上方修建多一层公路,但这做法不可行。

交通部长吕德耀在给非选区议员严燕松的书面答复时表示,政府研究了许多替代做法,并在仔细衡量各方因素后,才决定建造南北高速公路(North-South Expressway,简称NSE)。

“只有在进行了仔细的计划和研究之后,以及确保道路非建不可之后,政府才会开始兴建道路。”

吕德耀表示,政府考虑的种种替代做法,包括加宽现有道路、修改南北高速公路的道路、挖掘隧道等。政府考虑的因素包括工程可行性、如何减少征用土地的需要,以及造路可能造成的不便。

他透露政府曾考虑过建第二层中央高速公路(CTE),但这并不理想,因为这会导致CTE周围的道路交通拥挤,以致必须加宽这些道路,这将导致更多土地被征用以及造成更多不便。况且在CTE的高架桥上方建多一层高速公路,从工程的角度有一定困难。

吕德耀说:“我希望议员能够体谅,政府在采纳NSE等大型道路工程时需做出一些困难的决定,而我们会非常小心地衡量一切后才做出决定。”

http://www.zaobao.com.sg/sp/sp120110_016.shtml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event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