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市酝酿大变革 如何变中求胜

在美元统治货币世界的王者地位不可撼动的那些年间,我们美国人对它从没有多想过。美元就是美元,其他所有货币仅仅是在我们到国外游历时让我们感到迷惑的东西。

现在已不是这样了。由于美元的疲软,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在庞大的全球货币市场上一试身手。这个市场的日交易量达到了4万亿美元——到2020年时有望达到10万亿美元——控制它的是大型金融机构和富有冒险精神的对冲基金。不过大量新的交易所交易基金和新的产品正在助推这个小家伙,让他可以保护他对美国的长期投资不会受到美元走软的侵害,并能够从新兴市场的货币走强中获利。总而言之,货币正渐渐成为个人投资者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资产类别;它们最终会和股票、债券和大宗商品一道,在投资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现在给予汇市更多的关注,时机是再合适不过了。总部位于康涅狄格州、管理着近900亿美元资产的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创始人、首席投资长达利奥(Ray Dalio)预计汇市最早会在明年发生一场“地震式的变动”,情况将类似40年前布雷顿森林国际货币体系瓦解之后所发生的事情一样。正是在那时,美国放弃了金本位,曾经与美元挂钩的外国货币开始更加自由的浮动——并且兑美元大幅升值。眼下,它们之间仅存的关联或许要瓦解了。

达利奥说,这种关联是被人为绑在一起的。它们被联系在一起是通过干预的方式,而这种干预是不能持久的。政府在和经济规律抗争。

放弃这种将新兴货币与全球储备货币美元联系在一起的汇率政策可能产生一种结果,那就是汇率重估,而这种重估将把那些有着更强劲经济增长和更高利率的国家的货币——想想中国的人民币和巴西的雷亚尔——置于主导地位。而发达国家的货币——美元、欧元和日圆——将沦落到次要位置。一种货币的价值总是与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以及它支付实际利率的能力有着密切的关联。

达利奥并不是唯一预言将发生重大变革的人。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1月份访问美国之前回答《华尔街日报》事先准备好的问题时说,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是历史形成的。全球最大的债券公司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的创始人格罗斯(Bill Gross)在1月份参加《巴伦周刊》一年一度的圆桌会议时宣称,货币对于投资者来说是2011年至关重要的问题。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总部位于加州新港海滩(Newport Beach),旗下管理的资产额超过1万亿美元。

格罗斯说,由于美元走软,如果你投资的证券以美元为主,那么相对于世界其他货币,你就会赔钱。他对于美元走软的预测也是对美国经济增速将不及其他国家的预测。他说,这只是一个20年后美元购买力的问题。

美元的全球购买力已经遭受了打击。拜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庞大的贸易赤字以及不断膨胀的财政赤字所赐,美元在过去十年间兑世界其他币种下跌了近三分之一。自去年夏天以来美元下跌了15%。失去了“避险天堂”角色的美元在如今动荡的中东局势中持续下跌。

美元在国际事务中的重要性正迅速减弱。举例来说,以往那些年,当中国要从巴西手中购买大豆时,交易是以美元进行的。而如今,随着发展中经济体的成熟,中国人开始向巴西支付人民币。这些国家就像长大后离家的孩子,它们不再像以前那么需要美元。这对于美元的需求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与此同时,美元的供应量却在显著增加。随着美国的利率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一直处于接近于零的水准,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已不再能够通过降低利率的手段来提振经济,于是政府转而求助于“印钞”,通过定量宽松的政策来增加货币供应。包括购买多达6000亿美元美国国债的最新一轮定量宽松政策有望持续到6月底。

能够说明问题的是,格罗斯已将他主要基金所持有的美国国债全部减持——达利奥也在做空美国国债。他们担心国债收益率现在除了上涨几乎没有别的走向,而这将会降低国债的价值。

资金源源不断地流向那些经济增速高于美国的经济体,比如中国和巴西,而它们的利率由于与美国的利率相连,因而利率相对较低。这就造成借贷和支出大量增加,对非金融资产——所有为保证这些经济体高速运转而大量需要的大宗商品——的投资也出现了猛增。尤其是中国,一直以来它在全世界范围购买的往往不是以美元计价的投资品,而是硬资产。

只要货币政策仍与美国相连,新兴市场的通货膨胀压力就只会加剧。新兴市场国家最终将别无选择,只有实行独立的货币政策并升值本币,否则将面临社会动荡的风险。这样一种举动从政治角度而言是敏感的;虽然它会提高国民的购买力,但也会破坏出口。同样地,如果出现汇率“脱钩”的情况,美国消费者将看到美元的贬值,而美国公司看到的将是出口的增加。

类似的一幕正在欧洲上演。一方面,德国经济繁荣发展但却面临着通胀威胁,另一方面,以西班牙为代表的一些欧洲国家,如爱尔兰、葡萄牙和希腊深陷债务危机,经济萧条——然而所有这些国家实行的却是同样的汇率和利率政策。

有一种呼声如今正变得越来越大,那就是将这些推荐币种作为对美元不断贬值的对冲。全球策略师、运营着明尼苏达州独立市场研究机构TIS Group的杰德洛(Larry Jeddeloh)说,收入和开销均以美元计、且暴露于美元通胀风险之中的退休人员必须要关注汇率问题。

不固定任职于某一家公司的全球投资者罗杰斯(Jim Rogers)早在一些地方成为人们熟知的投资地之前就对它们进行过投资,他也因此而为人所知。近日他也建议投资者开始在新兴市场货币中建立头寸,并预计当这些货币被允许自由浮动时,它们兑美元的汇率将会升值。

还有更新一些的消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的经济学和政治科学教授艾琴格林(Barry Eichengreen)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了一篇观点文章,预言美元作为全球主导货币的身份将在十年后终结。他说,美元可能会与人民币和欧元一道成为全球主导货币。他认为,美元最终将贬值20%才能让美国商品在出口时更具吸引力。

在这些人之前,《巴伦周刊》的佛塞斯(Randall W. Forsyth)去年12月份就开始在他刊载于Barrons.com的每日专栏《起起伏伏华尔街》(Up and Down Wall Street)中预言美元霸主地位的终结。

根据野村证券(Nomura Securities),3月份首周国际货币市场(International Monetary Market)货币期货交易的美元看跌头寸规模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准,达到约415亿美元,超过了2007年11月份创下的380亿美元的上一次纪录,这也反映出投资者对美元已是越来越没有信心。尽管美元看跌头寸涉及的币种很广,但规模最大的似乎是兑加元、澳元、瑞士法郎和日圆。

个人投资者建立自己的美元头寸要更容易一些。简单到只要购买属于标普500指数(Standard & Poor’s 500)成份股的大型跨国公司的股票就可以了;它们的利润中来自海外部分的比例越来越高,这就为它们提供了一种天然的对冲。可口可乐公司(Coca-Cola,股票代码:KO)、IBM(股票代码:IBM)和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股票代码:XOM)就是上佳的例子。

另一方面,包括TD Ameritrade的thinkorswim平台在内的大量网上券商的存在使得复杂的软体工具和自动交易变得触手可及。专门从事外汇交易的FXCM(股票代码:FXCM)和Gain Capital(股票代码:GCAP)在过去几个月中纷纷上市,借助人们对外汇交易的浓厚兴趣获得更大的利润。此外,总部位于犹他州的银特倍克外汇交易公司(Interbank FX)说,它正密切关注着竞争对手的动向,并考虑进行自身的首次公开募股。

目前也有银行可以开设欧元存款帐户和以非美元计价的其他币种存款帐户。总部位于佛罗里达州杰克逊维尔(Jacksonville)的个人银行EverBank就通过其位于密苏里州的全球市场部门提供这一服务。

迄今为止,规模最为庞大的外汇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是PowerShares DB U.S. Dollar Index Bullish,它拥有8.73亿美元的资产。这支基金也有做空的版本,但这不一定就是对冲美元贬值的方式。交易所交易基金的好处之一就是你可以做空它们,而Ned Davis Research进行的研究显示,长线投资者也可以通过做空看涨基金而不是投资看跌基金来对冲风险,这是因为其中涉及到一些与每日结算有关的复杂程式。

此外,还有受欢迎程度不那么高的与外汇相关的交易所交易债券(ETN)。交易所交易债券更像是一种债券,因为它们不支付利息,而是提供一种担保,保证发行方会在债券到期时支付现金,就相当于通过标的指数获得回报。不过,交易所交易债券蕴藏着信贷风险;它们被看成是发债公司的无担保债务。

没有人建议普通投资者开始积极参与外汇交易,但为了保证富有竞争力的投资回报率,也为了确保生活水准与世界其他地方相比具有竞争力,美国的投资者必须自然而然地去多多了解全球货币的相对价值——而不是只在计划出国度假时才去了解。真正多元化的投资组合如今也需要持有不同的币种。

为了应对外汇市场即将发生的结构变化,一些更具眼光的美国大型企业已经先下手为强了。过去六个月中,卡特彼勒(Caterpillar,股票代码:CAT)和麦当劳(McDonald’s,股票代码:MCD)首度获得中国政府许可,允许它们在香港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被称为“点心债券”——为它们在中国的业务专案融资。这一举措为这些公司省去了将美元债券兑换成人民币所需的费用。

作为目前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1月中旬又迈出了一步:政府持股70%的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开始允许个人和企业通过在纽约和洛杉矶分行的帐户买卖人民币。尽管个人每日的人民币交易上限被设定为4,000美元,全年的限额为20,000美元,但这是朝着人民币地位实现与美元、日圆和欧元平起平坐而跨出的又一步。

外汇市场之庞大令投资者无法去忽视它,而且它只会变得越来越大。按照某些估算,它的交易额已经是全球股市交易额的八倍了。所有那些在过去十年中将大部分时间用来购买新兴市场股票的投资者现在也许要认真考虑这些国家的货币了。是时候用这些“钱”来挣钱了。

SANDRA WARD  本文译自巴伦周刊(Barron’s)

http://cn.wsj.com/gb/20110328/frx072526.asp?source=renren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usines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