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伦周刊》2011年全球30位最佳CEO

30位最佳CEO  / 公司
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 亚马逊
卡洛斯•布里托(Carlos Brito) 百威英博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 伯克希尔-哈撒韦
杰米•戴蒙(Jamie Dimon) 摩根大通
沃伦•易斯特(Warren East) ARM控股
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 甲骨文
拉里•芬克(Larry Fink) 贝莱德
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 Netflix公司
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 苹果
马吕斯•高瑞思(Marius Kloppers) 必和必拓
柏珂龙(Patrick Kron) 阿尔斯通
罗旭德(Peter Loscher) 西门子
马化腾 腾讯
御手洗富士夫 佳能
艾伦•穆拉利(Alan Mullaly) 福特
戈登•尼克松(Gordon Nixon) 加拿大皇家银行
大卫•诺维克(David Novak) 百胜集团
迈克尔•奥莱利(Michael O’Leary) 瑞安航空控股
彭明盛(Samuel Palmisano) IBM
乐裕民(Bruce Rockowitz) 利丰集团
冼博德(Peter Sands) 渣打银行
吉姆•西格尔(Jim Sinegal) 好市多公司
詹姆斯•斯金纳(James Skinner) 麦当劳
弗雷德•史密斯(Fred Smith) 联邦快递
迪姆•索尔索(Tim Solso) 康明斯
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 埃克森美孚公司
约瑟夫•图西(Joseph Tucci) EMC
迈尔斯•怀特(Miles White) 雅培制药
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 永利度假
蔡澈(Dieter Zetsche) 戴姆勒

任何一个寻求在21世纪实现大幅增长的大企业一定都有一个针对亚洲市场的计划。全球有一半人口住在亚洲,并且亚洲正日益成为全球经济的推动力。因此,当《巴伦周刊》(Barron’s)拟定年度全球30位最佳CEO名单时,我们仔细考量了每位候选人在对待亚洲及其它发展中市场的表现。

候选名单上的八位新成员已开始在亚洲大把赚钱了,并且似乎对未来数年做好了准备。先来看看博彩业大亨史蒂夫·韦恩(Steve Wynn)。中国在2002年为澳门(当时这个前葡萄牙殖民地犯罪猖獗)寻找赌场开发商时,韦恩抢先拿到了三个令人垂涎的牌照中的一个,而他依靠的仅仅是他在拉斯维加斯的名声(他建造了超豪华的贝拉吉奥(Bellagio)酒店和赌场)。澳门继而成为世界最赚钱的赌城,这要归功于中国人对赌博的爱好。韦恩在澳门的两家赌场酒店去年的税前现金流为8.93亿美元,是公司两家拉斯维加斯赌场酒店的三倍。

其他上榜“新人”正在中国的各行各业取得成功,从冰镇啤酒和烤鸡到豪华汽车和高端企业计算设备等。他们也没有忽略世界其他地方。事实上,上榜的30位CEO都有着真正的全球视野,并且来自世界各地。其中18位CEO经营着美国公司,澳大利亚、爱尔兰、德国、日本及其他国家也有上榜者。

重回榜单中的名人有伯克希尔哈撒韦(Berkshire Hathaway)的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苹果(Apple)的斯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的詹姆斯·戴蒙(Jamie Dimon)、IBM的塞缪尔·帕尔米萨诺(Samuel Palmisano)和Costco Wholesale的吉姆·西格尔(Jim Sinegal)。

考虑到财务表现削弱、商业风险升高以及退休的因素,我们去掉了2010年最佳CEO榜单中的8位给新成员腾位置。退榜者包括思科系统(Cisco Systems)的约翰·钱伯斯(John Chambers),Research In Motion联合CEO吉姆·巴尔斯利(Jim Balsillie)和麦克·拉扎里迪斯(Mike Lazardis),以及亚洲电池制造商比亚迪的CEO王传福。

无论是“新人”还是“旧人”,上榜的每位CEO都有着大胆的远见和极其有效的管理风格。例如,卡洛斯·布里托(Carlos Brito)将一家南美酿酒厂变成了世界最大的啤酒公司安海斯-布希公司(Anheuser-Busch InBev)。他用精简和扁平化的管理结构经营着公司,没有什么额外的物质刺激,升值也不怎么看重资历。他还鼓励员工发挥想象力。他说,做梦无论是大是小都要花费同等的精力。

餐饮公司要在本土市场以外做好很难,因为世界各地的口味和饮食习惯有别。麦当劳(McDonald’s)在詹姆斯·斯金纳(James Skinner)的有力领导下取得了大范围的成功,百胜餐饮集团(Yum! Brands)也不逊色,现在它最大的单一盈利市场是中国,2010年在中国的收入由1998年的2000万美元升至7.55亿美元。

CEO大卫·诺瓦克(David Novak)掌管百胜十年,始终未放松在中国的扩张,他预计肯德基(KFC)在中国的门店数量会由现在的3300最终增加到1.5万。百胜在中国的肯德基餐厅盈利如此之丰厚,使得百胜能在三年内就收回投资。诺瓦克在培养内部领导人方面花费大量时间,他说,他们将继续开拓未完成的事业。

在迪特·蔡澈(Dieter Zetsche)的带领下,戴姆勒(Daimler)已将梅赛德斯(Mercedes)品牌发扬光大,并重建其在豪华车市场的卓越地位,同时还在发展其领先市场的卡车业务。他是克莱斯勒广告中有名的Dr. Z。不可否认戴姆勒进入中国有点晚,大众(VW)的奥迪品牌在中国引领着豪华车市场,但梅赛德斯紧随其后,并希望使年销售量翻一倍至30万辆。亚洲消费者特别看重品牌,而很少有哪个品牌能比梅赛德斯更好地诠释豪华。

这些CEO们制造的产品并不是都那么有名。英国半导体设计公司ARM Holdings很难说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但大多数手机和苹果公司红得发紫的iPad 2里面都有它的芯片。在CEO沃伦·伊斯特(Warren East)的率领下,创始于一座火鸡养殖场内的ARM开发了各种耗电很少的强大芯片,它们特别适合用于电池供电的设备。ARM已经巧胜了强大的英特尔公司(Intel)。除了服务器和个人电脑以外,英特尔的创新能力在其他领域基本没有施展开来。谁说欧洲没有创新型科技公司?

我们选择30位最佳CEO所基于的不是统计公式,而是基于《巴伦周刊》员工共同的了解加上近期对投资者、分析师和经理人的采访。我们的想法跟过去几年一样,都是找出那些给公司带来改变、给投资者带来价值的公司领袖。我们要求候选CEO在其岗位上至少做满了三年,而且我们倾向于从市值至少50亿美元的公司中挑选最佳CEO。

并不令人惊讶的是,被我们选为最佳CEO的大多数人,其任职期间他所在公司股票的表现都好于大市,很多股票还好出不少。今年30佳的股票过去12个月平均上涨了24%,而标准普尔500股票指数的同期涨幅只有9.6%。

世界最有价值的CEO无疑是苹果公司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他把一家落后于人的个人电脑生产商改造成美国股市上市值第二高的公司。苹果的市值为3,150亿美元,仅次于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乔布斯是通过一系列热门产品来实现这一点的,这些产品已经成为世界上许许多多消费者的必购物品。他是一个充满梦想的人,不屑于做市场研究,早在消费者自己还不知道想要什么的时候,乔布斯就已能未卜先知。乔布斯今年早些时候因健康方面的问题请假,苹果股东都期待他能够在未来几年继续成为苹果公司的引导力量。

我们发现,像乔布斯这样的创业家CEO都有一个弱点。他们当中最优秀的人仍在自己的岗位上展现创业激情,而他们的很多同龄人早已选择了退休。杰出的例子是80岁的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他似乎是越老越优秀。另外,巴菲特对他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充满热情,立志要把它以最好的状态交给接班人。

巴菲特之所以是投资天才,一个原因在于他在这方面很用功。不久前的一个星期六,他花了数小时的时间仔细研读伯克希尔拥有大笔投资的富国银行(Wells Fargo)的“10-K”年度报表。巴菲特可能不需要消化这份报表就可以掌握富国银行的最新动态,但他还是这样做了。伯克希尔在他执掌的46年期间能够拥有超凡表现、股价从20美元涨到12.7万美元,这种功夫起到的作用不可忽视。

另外一个创始人兼CEO是Costco的詹姆斯·西内格(Jim Sinegal)。75岁的西内格仍然把出差行程安排得很满,他每年都要造访公司582家仓储式会员店中的大多数。不久前的一天,他刚刚结束在亚洲的新店选址工作回到Costco位于华盛顿州Issaquah的总部,只匆匆洗了个澡,一小时后就出现在办公室中。

Costco仍然非常受欢迎,拥有会员3,100万人。每位会员支付至少50美元的年费,平均每次到店花费约140美元。很多人途经朴实无华的Costco美食街都会去买一份仍然只要1.5美元的热狗加苏打套餐。去年Costco这种套餐卖出了9,400万份。

我们从2005年开始编制这个名单,好几位CEO年年入榜,其中包括巴菲特、西内格,以及六年前在华尔街之外还没有什么知名度的贝莱德公司(BlackRock)CEO拉里·芬克(Larry Fink)。后来贝莱德成为世界最大、最赢利的资产管理公司之一,芬克也成了金融行业最有影响的经理人之一。他的观点常常对华盛顿产生实质性的影响。

我们过去所挑选的这些CEO也不是全部都表现很好。这当中有弗雷德·古德温(Fred Goodwin)。曾经由他担任行长的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在2009年接受了英国政府的救援。我们也曾挑选了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的理查德·富尔德(Richard Fuld),雷曼兄弟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破产。我们还曾对马克·赫德(Mark Hurd)抱有热情,他去年离开惠普(Hewlett-Packard)时搞得很狼狈。

Andrew Bary

http://cn.wsj.com/gb/20110328/bus140052.asp?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Busines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