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六千港币难息港民怒气

上周日,上万香港人上街游行抗议政府的财政预算案,一般市民、青年人、新移民、外来移民、残障人士各自都提出不同诉求。数百名年轻人入夜后在路上静坐,警方使用胡椒喷雾强制驱离,并逮捕一百多人,包括十二岁的小孩。

这是香港街头少见的激烈冲突。

但这场面并不令人意外。就在游行前,香港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刘兆佳就在电视上公开说,政府施政、经济环境以及中产对前景的忧虑,已形成怨气,更说香港已经到达“临界点”。他看的很清楚。但讽刺的是,刘兆佳立刻反悔,强调“我没用过‘临界点’这个词”,引起社会哗然。

事实上,游行前的一周,香港政局就出现强烈震荡。财政司提出的预算案,因为未针对香港当前面临的贫富不均和严重民怨,引起民主党派强力抨击和社会不满。三月一日,特首曾荫权在出席一场活动时,示威人士冲上前抗议,意外撞击他胸口以致其送院检查。

两天后,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戏剧性地转变立场,由坚拒修改预算案,临时宣布派发现金六千元予每位十八岁以上的香港永久性居民,并且加以六千元退税。

然而,即使发给市民钱,市民仍然深深不满,因为香港面临的是结构性问题,而不是这种短期糖果可以解决的。这种一时便宜的作法,只说明香港政府的短视。一名80后青年在facebook上发表文章《请不要被六千元冲昏头脑,忘记当前的社会问题》,提醒大家六千元可以照领,但别忘了更深层的矛盾,被广为转发。

香港原本就是极为贫富不均的地区,甚至是已发达国家或地区中贫富不均最严重的。尤其社会福利不完整,加上不论是政治结构、经济领域,乃至一般生活,都是被“地产霸权”深深影响(这个“地产霸权”成为去年最火的关键字)。2008年,香港房价涨幅排名世界第二十位,2009年涨幅世界排名第一位。

另外,近几年从2003年的七一大游行,以及天星、皇后码头的历史文化保育运动,到前年的反高铁、保卫菜园村运动,整个以年轻人为主体的社会运动愈演愈烈,不断冲击既有体制,而政党如社民连在抗争手段上也越趋激进化。去年四月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就发表调查,指称香港不再和谐,更推算全港有150万人认同激烈抗争,甚至陷于暴动边缘。

显然,香港特区政府不但低估了社会矛盾的严重性,也低估了人民的反对声浪已经日益强烈。抗议者要求的其实就是一个更符合公平正义的社会,如税制改革、全民退休保障、回购公共资产、增加恒常性公共福利支出、加建公屋等。

http://cn.wsj.com/gb/20110310/ZTZ072108.asp?source=renren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and event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