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

《楞严经》,大乘佛教经典,全名《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又名《中印度那烂陀大道场经,于灌顶部录出别行》,简称《楞严经》、《首楞严经》、《大佛顶经》、《大佛顶首楞严经》。唐般剌密谛传至中国,怀迪证义,房融笔受。印顺法师认为它与《圆觉经》、《大乘起信论》属于晚期如来藏真常唯心系的作品。对于《楞严经》的真伪,长期存有争议,多数佛教信徒皆认同它是佛陀所说,而部份佛教学者认为它是在唐代中国所写作,再伪托为印度传入的作品。
由于《楞严经》内容助人智解宇宙真相,古人曾有:“自从一读楞严后,不看人间糟粕书![1]”的诗句。
历史源流
《楞严经》在唐代中叶成书译出,并开始流通,最早的记录见于唐智升所著《开元释教录》与《续古今译经图记》,随后的元照著《贞元新定释教目录》中也收录此书。由北宋初,中国第一本雕版印刷的大藏经《开宝藏》开始,一直到清朝的《乾隆大藏经》都收入正藏中,故汉传佛教的信徒多认为本书不是伪经。
译者
智升在《开元释教录》中说,此书是由释怀迪与不知名的梵僧译出,没有提到房融笔受[2]。但在他的另一部作品《续古今译经图记》中则说是中印度般剌密帝在光孝寺诵出此书,释怀迪证义,并由房融笔受。般剌密帝在诵出此经之后就回印度了,不知所终[3]。宋慧洪(西元 1071—1128 年)《林间录》中有智顗大师遥拜西方,祈求《楞严经》的传说[4]。明清之际则有般剌密帝是将经卷藏在手臂中,带来中国的传说[5]。
神龙二年(公元706年),怀迪曾经应诏至洛阳,参与菩提流志译出《大宝积经》的工作,于睿宗先天二年(西元713年)完成。《开元释教录》说此书是怀迪在京师完成译经后,回到广州之后译出。但《续古今译经图记》说此书是在唐神龙元年(西元705年)由怀迪译出,房融笔受。时间上的错谬,引发后世的怀疑。
另一个疑点是,据《旧唐书》房融于神龙元年(西元705年)二月甲寅(四日)流放钦州(今广西省钦州市),在时间上,似乎也不可能至广州参与译经
流传及版本
《楞严经》译出后,并没有列入朝廷正式的译经目录中,也没有马上流传于世。宋朝子璇〈西元 656-1038 年〉所著《首楞严义疏注经》说此书译成之后,因为唐中宗刚即位,房融又被贬,所以未得到官方承认,只在禅宗学者间私下流通,后由僧惠振作科判,再传出[7]。《广州通志》说此书是由神秀大师见到房融上奏的经本,方才流传于世,但是这个说法不太可能[8],宋赞宁《宋高僧传》则说此书是惟悫在洛阳时,由房融家中得到此书,并流传于世[9]。无论是哪个说法,我们都可以知道,此经的流行与神秀系的禅宗有很大关系。
目前可见的版本分为源自北宋的《赵城金藏》本,与源自明朝版本的清《乾隆大藏经》本。《赵城金藏》本较为少见,主要的流通本是来自于清《乾隆大藏经》。
北宋版本
有一较少见的《楞严经》版本出自《赵城金藏》,与《高丽藏》相同,都是出自于北宋初年的《开宝藏》。
与清版的主要差异在于楞严咒的文句不同,且清版楞严咒中只有咒文,而《赵城金藏》本中则加有注解。而且《赵城金藏》本在楞严咒之前有一行注文,但到了清版则被删除了。
流通本
现代流行本的《楞严经》出自清朝《乾隆大藏经》,源自明版《碛砂藏》、《永乐南藏》、《径山藏》。
其他版本
在藏传大藏经《甘尔珠》中,收有由汉译藏的《大佛顶首楞严经》第十品以及《魔鬼第九》两本,相当于《楞严经》的第九及第十品,由于它是在前弘期译出,相当于中国唐代,所以全本可能是因为朗达玛灭佛而散失,只剩下两品。
清高宗乾隆 17 年至 28 年间由章嘉呼图克图主持,由衮波却将全经由汉文重译成藏文,并以汉、满、藏、蒙四体合璧的《首楞严经》刊行。
历代争议
《楞严经》开始在中国流传之后,日本僧人普照入唐,将此书带回日本,但引起了日本佛教界的怀疑。日僧玄睿《大乘三论大义钞》中记载,西元 724 至 748 年间,日本天皇召集三论、法相二宗的法师来鉴定此书,结论是此书是真佛经。但是争议并没有停息,所以在日本宝龟年间(西元770-782年),派遣德清法师至中国鉴定此书真伪,德清之师法详居士认为此书是房融伪造,这说明了在唐朝时中国就有人怀疑此书是伪造[12]。
在唐朝之后,对《楞严经》的怀疑仍然持续。宋朝朱熹就怀疑此经是房融假造,明朝姚广孝也曾经引用这段话来质疑楞严经[13]。也有人询问过莲池祩宏大师有关楞严经是否是房融伪造,而莲池大师则肯定楞严经是真[14]。
《楞严经》传入西藏时,同样引起藏传佛教界的争议。西藏的卢梅(十世纪间)曾怀疑此经非是佛说,而布敦(十四世纪间)虽然将它收入大藏经目录之中,同时也记载了学者对它的异议。
至近代时,由于疑古风气的兴起,梁启超在《古书真伪及其年代》中认为楞严经是窃取道教术语及中国传统思想而写作的:“真正的佛经并没有《楞严经》一类的话,可知《楞严经》一书是假书”。吕澂的态度更激烈,认为“《楞严》一经,集伪说之大成”,他并写作了〈楞严百伪〉一文,对《楞严经》提出了101个疑问[15]。何格恩、周叔迦等学者也从不同角度认定此书是伪作。从敦煌文献出土之后,学界对此经的怀疑风气更盛。
虽然反对者众,但是基于宗教信仰的立场,《楞严经》此书仍然得到多数佛教信徒的支持,认为此书是真佛经,特别是佛教界公认的有修证成就和真实体悟的古今大德,如憨山,印光,太虚,虚云等大师,都对此经表示过特别的赞叹。万佛城创始人宣化上人亦曾公开保证:“我今天向大家提出保证,保证楞严经是真经。如果楞严经是伪经,我愿堕地狱。”后有释愍生法师作《辨破〈楞严百伪〉》,对吕澂提出的101个疑问一一破斥。
主要内容
全经分为序分、正宗分、流通分三部分。第一卷为序分。讲述此经说法因缘:佛遣文殊师利以神咒保护阿难免受摩登伽女诱惑破戒,并为其说明众生流转生死,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用诸妄想。此想不真,故有轮转。在此即可明显见到,此经为本体论之思想,并以常乐我净的见解加以阐述,非 世尊因缘法之教授。
第二卷至第九卷为正宗分。主要阐述“一切世间诸所有物,皆即菩提妙明元心;心精遍圆,含裹十方”,众生不明自心“性净妙体”,所以产生了生死轮回的现象,修行人应避开行淫、贪求、我慢、瞋恚、奸伪、欺诳、怨恨、恶见、诬谤、覆藏,以免感召恶报,修习禅定前应当先断淫杀盗妄语,以免落入魔道,略说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十地、等觉、妙觉等由低至高的种种修行阶次,达到方尽妙觉,“成无上道”,并禅那中可能会出现的种种魔境界,与后末世出现于人间的恶魔,详细描述其各种特征与型态。
佛告知阿难。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逾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必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
第十卷为流通分。讲述此经应永流后世、利益众生等。
第一卷
叙述阿难因乞食,被摩登伽女用幻术摄入淫席,将毁戒体。如来放光,并要求文殊师利以神咒往护,遂将阿难及摩登伽女来归佛所。阿难见佛,顶礼悲泣,悔恨自己一向多闻,道力未全,因而启请宣说十方如来得成菩提妙奢摩他三摩禅那最初方便。佛告以一切众生从无始来生死相续,皆由不知常住真心性净明体,有诸妄想故有轮转。
第二卷
因波斯匿王之问,显示真性圆明无生无灭本来常住之理。并说一切众生轮回世间由二颠倒分别妄见,随业轮转:(1)众生别业妄见,(2)众生同分妄见。应当抉择真妄,而明五阴身心不有,世界本空,破我法二执,显本觉真如,显示五阴本如来藏妙真如性。
第三卷
佛对阿难陀就六入、十二处、十八界、七大等一一说明本如来藏妙真如性。
第四卷
因富楼那之问,显示世间一切根尘阴处等皆如来藏清净本然,但以三种相续:即世界相续、众生相续、业果相续,诸有为相循业迁流,妄因妄果其体本真。真智真断不重起妄,是故如来证真故无妄。四大本性周遍法界,歇即菩提,不从人得等。
第五卷
憍陈如五比丘,优波尼沙陀、香严童子、药王药上二法王子、跋陀婆罗等十六开士、摩诃迦叶及紫金光比丘尼等,阿那律陀、周利盘特迦、骄梵钵提、毕陵伽婆蹉、须菩提、舍利弗、普贤菩萨、孙陀罗难陀、富楼那弥多罗尼子、优波离、大目犍连、乌刍瑟摩、持地菩萨、月光童子、琉璃右王子、虚空藏菩萨、弥勒菩萨、大势至菩萨等,各各自说最初得道的方便以显圆通。
第六卷
即是观世音菩萨说耳根圆通,以闻熏闻修金刚三昧无作妙力,成三十二应,入诸国土。获十四种无畏功德,又能善获四不思议无作妙德。文殊师利以偈赞叹。佛更为阿难说修禅定者,需先有四种决定清净明诲(不淫、不杀、不盗、不妄),方能离禅魔。
第七卷
佛说四三九句大佛顶陀罗尼(即能记忆、受持一切佛法的能力)。此即《大白伞盖佛顶陀罗尼经》。并说安立坛场法则及持诵功德。次因阿难请问修行位次,佛先为说十二类众生(胎、卵、湿、化、有色、无色、有想、无想、非有色、非无色、非有想、非无想)颠倒之相。
第八卷
说明三摩提三种渐次。其次说明五十七位:干慧地、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四加行、十地、等觉、妙觉。又因文殊问,示经五名,说明经的归趣。因阿难问,说地狱趣造十习因,受六交报(即六道),以及鬼、畜、人、仙、修罗、天等七趣,自业所感差别。
第九卷
说明三界二十五有之相。次明奢摩他中微细魔事,即五阴十魔等。 卷末提到:
佛言:‘阿难当知。是十种魔,于末世时,在我法中出家修道。或附人体。或自现形。皆言已成正遍知觉。赞叹淫欲,破佛律仪。先恶魔师,与魔弟子,淫淫相传。如是邪精魅其心腑。近则九生。多逾百世。令真修行,总为魔眷。命终之后,必为魔民。失正遍知,堕无间狱。汝今未须先取寂灭。纵得无学,留愿入彼末法之中,起大慈悲,救度正心深信众生,令不着魔,得正知见。我今度汝已出生死。汝遵佛语,名报佛恩。阿难。如是十种禅那现境,皆是想阴。用心交互,故现斯事。众生顽迷,不自忖量。逢此因缘,迷不自识,谓言登圣。大妄语成,堕无间狱。汝等必须将如来语,于我灭后,传示末法。遍令众生,开悟斯义。无令天魔得其方便。保持覆护,成无上道。’
第十卷
说五阴的行阴魔中十种外道(二无因论、四遍常论、四一分常论、四有边论、四种颠倒不死矫乱遍计虚论、立五阴中死后有相心颠倒论、立五阴中死后无相心颠倒论、立五阴中死后俱非心颠倒论、立五阴中死后断灭心颠倒论、立五阴中五现涅槃心颠倒论)。识阴魔中禅那现境十种魔事。次明五阴相中五种妄想等。
文本比较
相同情节
后汉安息三藏安世高译《佛说摩邓女经》一页,东晋《佛说摩邓女解形中六字经》,译者不详,此二经同本异译。内容说阿难行乞,遇摩邓之女,因前生有宿缘,摩邓女对阿难心生爱慕,自愿出家,后经佛陀教导,得到解脱智、证阿罗汉。
三国吴天竺竺律炎共支谦译《摩登伽经》二卷,西晋竺法护译《舍头谏太子二十八宿经》一卷,此二部经是同本异译,内容与《佛说摩邓女经》大致相同,但多了许多细节与咒语。此经说,有栴陀罗(即贱民)女爱慕阿难,央求其母以栴陀罗咒引阿难前来,佛陀以六句咒语救护阿难[16]。后栴陀罗女自愿从佛出家,得阿罗汉果,因为栴陀罗是贱民种姓,佛陀让贱民出家,引起婆罗门及各长者居士的议论,震动波斯匿王,后经佛陀说法,破除婆罗门旧有的优越观念。它所记述的内容细节与《楞严经》有所出入。
书名类似
姚秦鸠摩罗什译有《佛说首楞严三昧经》,主要在说明首楞严三昧,与《楞严经》内容不同。刘宋时译出的《佛说法尽灭经》,译者失传,其中有提到佛法消失时,《首楞严经》与《般舟三昧经》会先消失[17]。在唐朝之前,引述此段记载的文献,皆认为此处所说的《首楞严经》系指鸠摩罗什译出的《首楞严三昧经》,但是明清之后大多数人认为是指本经。
咒语相似
唐不空三藏译《佛顶如来放光悉怛多钵怛啰陀罗尼》,元沙啰巴译《佛顶如来顶髻白伞盖陀罗尼》,元真智译《大白伞盖总持陀罗尼经》,敦煌有发现《大佛顶如来顶髻白盖陀罗尼神咒经》残本。日本东密传有《白伞盖大佛顶王最胜无比大威德金刚无碍大道场陀罗尼念诵法要》,译者不详。与《楞严经》咒相近,可能是相同的咒语异译,或是《楞严经》咒是由此抄录改写的。
日本《大正藏》中收有《大佛顶别行法》,此书据说是从《佛顶广聚陀罗尼经》与其他密教经典中抄录出来的六品,《佛顶广聚陀罗尼经》在中国已经失传,但在日本大正藏中还收有部份残本。在敦煌有发现相同的抄本,名为《大佛顶如来放光悉怛多大神力都摄一切咒王陀罗尼经大威德最胜金轮三昧品》,相当于《大佛顶别行法》的第一品。《楞严经》的第七品,如何摄心、建立道场、持咒功德,几乎都与《大佛顶别行法》相同。但是大正本中没有楞严经咒,而敦煌本中有大佛顶白伞盖咒,与楞严咒相似,但版本不同。但《佛顶广聚陀罗尼经》的说法地点是佛在迦腻瑟咤天,不是对阿难所说。
有学者怀疑《楞严经》的第七品是从《大佛顶别行法》或《佛顶广聚陀罗尼经》中抄录出来的[18]。
在敦煌出土的唐高祖年间道士刘进喜所撰《太玄真一本际经》,行文风格与《楞严经》多所类似,有学者怀疑楞严经的部份内容是由本际经所抄录出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Religion.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